愿天堂沒有抑郁癥!抗抑郁藥物市場將達15.98億美元 抑郁癥其實是被“瘋狂”營銷出來的?
10-15 14:22:22 來源:上游新聞綜合

據相關媒體報道,10月14日下午,著名韓國女藝人雪莉(本名崔真理)在家身亡,其經紀人在向警方陳述時,傳達了雪莉患有嚴重抑郁癥的情況。聽到這樣的消息,令人唏噓不已。

“抑郁癥是一種疾病”“抑郁癥可以被治療”“抗抑郁藥能夠緩解抑郁癥”……這些關于抑郁癥的信念,似乎已經越來越成為人們的共識。但在《像我們一樣瘋狂》一書中,作者卻提醒我們,上述觀點是過于簡單的。他告訴我們:現行的精神疾病診療體系是以西方為中心,尤其是以美國經驗為主導的,而這一診療體系被移植到其他文化中時,可能會面臨失效的風險,甚至對當地人造成更大的創傷。 

悲傷的文化

“抑郁癥可以被治療”“抗抑郁藥能夠緩解抑郁癥”……這些關于抑郁癥的信念,似乎已經越來越成為人們的共識。

但是現行的精神疾病診療體系被移植到其他文化中時,可能會面臨失效的風險,甚至對當地人造成更大的創傷。

抗抑郁藥從西方推廣到日本的故事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在這個過程中,制藥公司和學者、媒體、官員等一同促成了抑郁概念在日本的普及,打開了日本的抗抑郁藥市場。對這一過程的呈現,或許能夠引起我們對疾病與文化之間關系的反思。

抑郁癥作為一個精神類疾患在日本沒有多少人關注,在將“悲傷”作為一種文化的國度里,承受深度的悲傷不但不是一種負擔,還是一種力量和卓越人格的標志。這種信念,加上對提升情緒和讓人性格開朗的藥物的疑心,當第一批SSRIs(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簡稱SSRIs)藥物在美國上市,使得SSRIs的市場看起來根本沒有前途。相應地,日本人認為它們是強化美國人尊崇的人格特點的一類猛藥。

。然而,誰也不會料到,這些公眾信念很快就要改變了。

…… 

抑郁癥的大市場營銷

盡管制藥公司的高管很不情愿花錢花時間在日本重新試驗他們的SSRIs藥物。他們最終還是想辦法利用這些測試作為市場推廣運作的第一步行動。

制藥公司常常買下一整版的報紙廣告版面,打著招募被試者的幌子來做廣告。這是制藥公司的一種精明的擦邊球。

這些用來招募被試者的廣告果然做得很值得——它們既宣傳了藥的牌子,又促進了人們對抑郁是一種常見的小恙的信念。當其中一個公司招募到一位名演員來參與試驗時,他們更是贏得了公眾的強烈關注。

不過,讓藥物得到上市批準才只是第一步。艾伯邦姆和藥企高管面談時開始意識到,他們籌謀的是一個復雜、多層次的計劃,以他的話說,就是“轉變現在或將來人們使用這些藥物的氣氛和環境”。艾伯邦姆稱這個為“大型市場營銷”(mega-marketing)運動——去塑造和改變整個日本消費者群體的思維和意識。

葛蘭素史克面對的主要問題是,日本的精神科醫生和心理健康人員仍然把抑郁癥翻譯成憂?。║tsuby?),而在許多日本人心目中,這個詞仍然意味著一種無法治愈的天生精神病性抑郁。為了弱化這個詞的含義,市場推廣人員借用了一個比喻,效果十分顯著。抑郁,他們在廣告宣傳材料中不停地重復說,就好像kokoro no kaze,好像“心理上的感冒”。不知道是誰最先想出來的這句話。有可能它最早出自潼口健一郎的那檔黃金時段的抑郁癥特別節目。那個節目里面說,美國人吃抗抑郁藥就和其他文化的人民吃感冒藥一樣稀松平常。

盡管廣告里面不能說出具體的藥,制藥公司還是可以在公共服務告示里面鉆空子,鼓勵人們對抑郁癥尋求專業醫療幫助。在這些廣告里面,SSRI 制造商更進一步地試圖拉開抑郁癥與日本精神科醫生大半個世紀以來所理解的心源性抑郁癥兩者之間的關系。

市場營銷人員所說的抑郁癥是如此的寬泛,以至于它很顯然地囊括了早先所謂“憂郁型人格”的經典情緒和行為表現。于是,抑郁這個標簽就跟著有了一些令人稱贊的特質,比如對他人的福祉非常敏感啦,敢于在家人或群體當中維持異議啦。這么一來,如此抑郁就表示一個人有著對別人深深共情的天性。

為了將這些信息傳達給日本公眾,這些SSRI制造商采取了各種技巧和渠道。各大公司的營銷人員復制并廣泛發表文章,在報紙和雜志上鼓吹抑郁癥的攀升,特別是那些對SSRIs藥效有溢美之詞的文章。這些公司還贊助了好幾本美國的抑郁癥暢銷書被翻譯過來,這些書也都有提到抗抑郁藥的使用。

從葛蘭素史克和其他SSRI制造商成功地讓普通日本人了解到他們的藥物來看,官方禁止對消費者直接做廣告的舉措幾乎完全沒用。如果這還不令人信服,只要看一眼這些公司如何利用互聯網就可以知道?!敖袢帳瀾绱ゼ安∪俗詈玫姆絞揭丫皇槍愀?,而是網絡,”一個在東京的市場營銷經理這樣告訴艾伯邦姆,“網絡基本上可以規避(不許直接對消費者做廣告的)法令,所以不需要擔心這些。人們可以到這些公司的網站去做個抑郁自我評估測試。如果測出來是抑郁,他們就會去醫生那里要求開藥?!?/p>

太子妃的“廣告”效應

這些SSRI制造商還發了一筆公共關系上的橫財。多年來一直有傳言說(最終也的確得到了日本皇宮內廳的證實),日本皇太子妃雅子曾受抑郁癥之苦。很快,消息披露出來說她的治療當中包括服用抗抑郁劑。這在日本是對抑郁癥以及SSRIs藥物整個信息和形象的極大助推。

放在一起看時,葛蘭素史克在推出賽樂特期間所推出的這些信息不見得都說得通。早期的心源性抑郁癥概念只是為了引起人們對疾病嚴重性的認識時被略略提到。此外,他們也樂于將這個新的抑郁癥概念與日本人所尊崇的憂郁型人格聯系起來,盡管后者似乎不符合“抑郁癥是由于大腦化學不平衡所致”這一信息。同樣自相矛盾的信息還有:過度加班工作可能觸發抑郁癥,而為了治療這種社會壓力,一個人應該吃藥來改變自己的大腦化學平衡。如果是不切實際的社會期待造成了人們的壓力,那么為什么要每個人來吞藥片呢?說到底,這些信息的一致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們有效地宣傳了抑郁癥。

新聞鏈接

中國每年因抑郁癥費用近494億元

現代信息社會,生活變化日新月異,世界格局瞬息萬變,每個人都感到壓力重重,不少人感到焦慮和抑郁,甚至有的還會出現驚恐發作。人們的物質生活已經豐富多彩,但是,卻有不少人陷入心理痛苦,甚至罹患精神障礙。

根據衛計委2017年發布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中國目前抑郁障礙3.59%(其中抑郁癥2.1%),焦慮障礙患病率是4.98%,比1982年、1993年的統計結果高出很多倍。

世界衛生組織(WHO)主導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在抑郁癥治療方面每投入6.3 元人民幣(1 美元),可以在恢復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得到25.2 元人民幣(4 美元)的回報。

據統計,在我國,每年因抑郁癥造成的缺勤、醫療開支以及其他費用在494億人民幣左右。而行業文章預計,到2023年全球抗抑郁藥物市場將達到159.8億美元。

上游新聞綜合自科學大家、藥事縱橫、鳳凰網文化等   

【免責聲明】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系。

  • 頭條
  • 重慶
  • 悅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周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