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讓出大蛋糕 能否讓地方放下房地產奶酪?
10-15 12:31:14 來源:國是直通車

國是直通車消息,國慶節剛過,國務院發布《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后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推進方案》(下稱《方案》),支持地方政府落實減稅降費政策、緩解財政運行困難。

《方案》核心內容有三:保持增值稅“五五分享”比例穩定,調整完善增值稅留抵退稅分?;?,后移消費稅征收環節并穩步下劃地方。

事事觸及地方直接利益,而且利益的天平都傾向地方,堪稱來自中央的“大手筆”。

穩定增值稅分成比例,調整增值稅留抵退稅分?;?,地方政府由此可以緩解眼前壓力。消費稅改革,則給了各地帶來了無限期待。

就國家而言,《方案》既可以確保減稅降費政策順利實施,又能保證各地民生支出。地方政府不至于因為財政收支緊張,對減稅降費政策打折扣;地方政府財力增強了,才能提供更多基本公共服務。

各地大干一場

增值稅是全國第一大稅種,2018年國內增值稅收入30753.32億元(人民幣,下同),占當年全部稅收的比重為38.2%。營業稅改征增值稅之前,作為分享稅,增值稅由中央與地方按照75:25的比例劃分。

江蘇南通,稅務工作人員組成的巨型“稅”字

江蘇南通,稅務工作人員組成的巨型“稅”字 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2016年5月1日,中國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營改增導致地方稅收減收,為了彌補地方財力損失,中央將地方分享的比例調高了25個百分點,并將稅收返還從增量返還改為定額返還,從而使增值稅在央地之間的分配結構在“營改增”前后保持穩定。

2016年國務院發布《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后調整中央與地方增值稅收入劃分過渡方案》,確定中央分享增值稅的50%、地方按稅收繳納地分享增值稅的50%。

但這只是短期安排,過渡期暫定2-3年。如今,過渡期滿。

望眼欲穿的地方政府,終于吃下定心丸?!斗槳浮肺榷ǚ殖殺壤?,中央與地方各得一半。中央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與政策研究院院長說,這樣可以明顯改善地方政府的收入預期。增值稅分成,成為地方政府的可預期的收入,不再是短期安排。

有了穩定預期,各地就可以大干一場。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說,保持增值稅“五五分享”比例穩定,可以引導各地因地制宜發展優勢產業,營造主動有為、競相發展、實干興業的環境,鼓勵地方在經濟發展中培育和拓展稅源,增強地方財政“造血”功能,保證地方財政可持續性,從而保障基層財政“保工資、保運轉、?;久襠鋇哪芰?。

地方壓力緩解

u=3235925148,47095570&fm=15&gp=0.jpg

作為2019年大規模減稅降費的“主菜”,中國4月1日開始實施深化增值稅改革,降低增值稅稅率水平,試行期末留抵退稅制度。4到6月,深化增值稅改革合計減稅3185億元。隨著大規模減稅,1到8月,全國稅收收入同比下降0.1%、財政收入增長3.2%。

地方財政收入增速大幅放緩,但保民生、穩增長等多方面的支出壓力卻沒有減弱。1-8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8.8%。

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是應對當前經濟下行壓力的關鍵之舉。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成為落實減稅降費政策的重要保障。

《方案》提出,為緩解部分地區留抵退稅壓力,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分擔的部分(50%),由企業所在地全部負擔(50%)調整為先負擔15%,其余35%暫由企業所在地一并墊付,再由各地按上年增值稅分享額占比均衡分擔,墊付多于應分擔的部分由中央財政按月向企業所在地省級財政調庫。

喬寶云說,《方案》緩解了地方政府的現金流壓力。實施留抵退稅后,跟以前相比,企業獲得的退稅提前了。這種安排有利于企業,盡快發揮出減稅的效用,但會給地方政府造成現金流壓力。

李旭紅介紹說,留抵退稅作為深化增值稅改革的重要舉措,對于優化營商環境、減輕企業資金壓力、維護增值稅中性原則等有積極意義,但留抵退稅的進一步落實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給地方財政帶來退庫壓力。從退稅機制看,西部地區的企業進項大于銷項,由此產生的留抵稅額需要在西部退還,但西部地區的財力不如東部地區。留抵退稅地方負擔的部分中,35%由各地按上年增值稅分享額占比均衡分擔,能夠平衡不同地區間的財政壓力,有助于留抵退稅政策在中西部等退稅壓力較大地區的順利落實。

市長的新奶酪

內需取代出口、投資,成為經濟增長的第一拉動力后,中央一直希望深挖國內需求潛力,拓展擴大最終需求。

與歐美發達國家消費率高達80%至90%相比,中國最終消費占GDP的比重約60%。與西方20%到30%的差距,為中國經濟發展留下無限預測空間。

但在中國搞經濟建設,除了中央財政、貨幣、產業政策的支持,更離不開各省長尤其是各家市長的鼎力相助。沒有各家市長的熱情,就沒有今天的GDP規模。如何充分調動地方官員的積極性,一直都是門大學問。

不斷做大的蛋糕中,各家市長緊盯了20多年的奶酪——賣地收入,最近出現了萎縮?;褂腥慫?,房地產限制了消費。

手里有錢,心中不慌。無論對市長,還是對普通百姓,都是最樸實無華的至理名言。

但上半年的賣地收入不增反降。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1到2月、一季度、1到4月、1到5月、上半年,土地出讓收入的同比增速均為負數。直到7月,才恢復小幅增長。

這個時候,中央送來新奶酪:后移消費稅征收環節并穩步下劃地方。

跟房地產稅相比,消費稅改革的難度、阻力絕不是一個檔次。更令各家市長動心的是,大規模減稅降費等背景下,無論增值稅、個人所得稅,還是關稅,早已無法繼續以往的高速增勢。有的稅種收入甚至大幅下降。

今年1到8月,全國主要稅種收入中,國內增值稅44908億元,同比增長4.7%;企業所得稅31030億元,同比增長3.6%;個人所得稅7212億元,同比下降30.1%;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10794億元,同比下降6.9%;關稅1896億元,同比下降3.3%。

但同期的國內消費稅卻增速了得。1到8月,國內消費稅收入10414億元,同比增長18.5%。從稅收規???,消費稅是僅次于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的第三大稅種,而且稅源集中、征收環節單一。

目前,消費稅的稅源主要集中在卷煙、成品油、乘用車和酒四大類消費品。除個別應稅消費品外,消費稅集中在生產環節征收,并且應稅消費品的生產企業規模較大,納稅人主要集中在大企業,稅收征管效率較高。按照行政區域劃分,上海、云南、廣東等省市區是消費稅納稅大戶。

源源不斷增長的消費稅面前,哪家市長誰不心動,哪位省長不想要?

但改革之前,消費稅屬于中央稅,各地稅務機關征收以及海關代征的消費稅,直接上解中央,跟地方財政收入并無直接瓜葛。今后,“改革調整的存量部分核定基數,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則上將歸屬地方”。

原本屬于中央稅的消費稅,改為中央與地方共享稅。中央送給了地方政府一個新財源。

各地將有足夠的動力,改善消費環境,擴大消費稅稅基。圍繞消費環境改善,全國新一輪的競爭在所難免。就像當年為了吸引投資,各地競相減免稅收、低價出售土地。

喬寶云分析,這有利于激發地方的積極性,把稅收來源、消費地聯系起來了,從而刺激地方政府提供更優質的公共服務,也有利于促進建立現代財政制度。

改革之前,消費稅多在生產環節征收,真實發生消費活動的地方難以得到這筆錢。舉例說,在上海生產汽車,在浙江生產汽油,但汽車和汽油的消費,都發生在江蘇。這樣,消費稅分別在上海、浙江上繳,江蘇一分錢也得不到。

如果消費稅統統上繳中央,江蘇就無法提出異議。但如果消費稅給了上海、浙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包括江蘇在內,各地都想得到這筆錢。

改革后,部分在生產(進口)環節征收的現行消費稅品目逐步后移至批發或零售環節征收,拓展地方收入來源,引導地方改善消費環境。

消費征收環節移至批發或零售端,可以做到稅收貢獻地與消費發生地匹配,更有利于引導地方改善消費環境,拓展地方收入來源。李旭紅認為,這有利于健全地方稅收體系,培養地方稅源,補充地方財政收入,引導地方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消費結構升級,支持構建綠色、協調、可持續的現代消費結構。

原標題:中央讓出大蛋糕 能否讓地方放下房地產奶酪?

【免責聲明】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系。

  • 頭條
  • 重慶
  • 悅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周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